------------ 作品正文卷 ------------ 第一章 弃子 ------------ 第二章 踢馆 ------------ 第三章 胜 ------------ 第四章 神龙八式 ------------ 第五章 各族来拜 ------------ 第六章 林琅约战  等待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一道身影不急不缓地走入了医馆大堂,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这身影高五尺有余,剑眉星目,倒是俊朗,不过,那不大的身板,却是让他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师父。” 百里龙鳞步入大堂,虽对大堂内“高朋满座”的情形感到好奇,但他也只是随意地瞧了一眼,没有做过多的理会,径直抱拳向玄天拜礼。 “爹,就这小身板,我一拳就能撂倒。” 看到百里龙鳞,林飞身后一名手持双锤交叉抱于胸前,满脸胡渣的壮汉开口道,声音粗犷雄壮,堂内众人闻声皆是好奇地向林飞身后盯了过去,随后也是明白出一二。 这胡渣男是林飞次子林琅,从小便是被东林郡周边最强大的宗门齐天门内一名长老看中,带入齐天门修炼。不久前听说这林琅近日将下山探亲,没想到竟是这么早就到了。 “琅儿,不得无礼,各位长辈面前,怎可口出狂言!” 林飞开口责怪,这语气中充满欣慰,仿佛不是在责怪而是在赞扬。 被林飞责怪,林琅心中自是有些不舒服,冷哼一声,便是不再言语。 “天命兄,小儿性情耿直豪爽,喜欢直言不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望天命兄多多包涵,不要责怪才是。” 微微瞥了一眼满脸不服气的林琅,林飞面含微笑,向上首的玄天抱拳说道。 “呵呵,林兄有所不知,鄙人最是喜欢豪爽耿直之人,对于那种阿谀奉承、背地使枪的人,我是见一个就想杀一个!哈哈。” 玄天拿起茶杯,轻泯一口,盯着林飞,微微笑道。 林飞握住茶杯的右手微微用力,指节泛白,这天命没有明说,但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明显是在说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人。慢慢松开右手,林飞向身后的林琅微不可察是使了个眼色,随后亦是微微一下,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玄天所说。 “爹,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 收到林飞的眼色,林琅松开双手,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大堂正中,与百里龙鳞并肩而立。 轻蔑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百里龙鳞,林琅双手拜拳,对着玄天一拜。 “天命大叔,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为了证明,我请求你允许我和他比试一番,若是我赢了,也不要你们什么,只当是证明我刚才说出的话,若是我输了,我愿意送一件三品法宝给这位小兄弟。” 林琅粗犷的声音在大堂中回荡,玄天依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只是出于礼貌,始终有一抹微笑挂在嘴角。 “哦?此话当真?” 林琅把头一仰,对玄天的质疑感到不满,怒声道:“自是当真!” 听到二人的对话,大堂在座的众人皆是没有反对,反倒是有几分希冀,这一来,他们也确实想知道这百里龙鳞到底有多厉害,这二来嘛,作为林家的对手,他们自然也是希望能够对林家的天才多些了解,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等...” 林飞想要阻止,他只是想让林琅试试百里龙鳞的身手,可是却没想到林琅竟是拿出三品法宝作为赌注,这三品法宝可不是一件小物事,就算是现在家大业大的林家,镇族之宝也就一件四品法宝。 “父亲放心,孩儿有十足的把握!” 不待林飞讲话说完,林琅的声音便是传入了他的耳中。 “况且,如果没有足够的诱惑,这小子不一定会应战,毕竟我比他高出一个境界。” 细细思考了一番,林飞觉得林琅的话在理,况且林琅一直在齐天门修炼,如今已经是锻体境七重,这锻体境七重可不是武阳之流可比,林飞相信,就算是三个锻体境八重的武阳加起来,也不是林琅的对手。 “哦,林兄,你说什么?” 玄天自然是听到了林琅的传音,不过演戏嘛,得演全套。 “哦,没事没事,我是说我已经等不及了。” 林飞赶忙挥了挥手,略带尴尬地道。 “哈哈,那好,鳞儿,你有什么意见吗?” 玄天轻笑两声,打量着堂下的百里龙鳞,出言问道。 “全凭师父安排,徒儿没有意见。” 百里龙鳞抱了抱拳,语气平淡,仿佛这件事与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那好,你两开始吧,点到为止。” 两人在堂下拉开一些距离,抱了抱拳,行了对手礼,便是各自摆出了起手式。 五息时间过去,两人都没有动,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动,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才动。 就这样又僵持了十息,林琅终于等得不耐,摔先出手。 “劈山掌!” 林琅大喝一声,右手成掌,身体上跃,至上而下向百里龙鳞猛劈而去,颇有几分力劈华山之势。 眼见这一拳威力不小,百里龙鳞赶紧双腿左右分开,与肩同宽,腰部下沉,扎出马步,双手握拳端于腰间,拳面向前。 “龙战于野!” 大喝一声,百里龙鳞端于腰间的右拳猛地冲出,与林琅的劈山掌轰的一声,撞在一起,而人身体皆是一震,赶紧变招。 “裂地爪!” 林琅变拳为抓,直取百里龙鳞面门,蒲扇大的巨爪仿佛要将百里龙鳞整个人从上到下撕碎一般。 感觉到危机,百里龙鳞身体瞬间倒地,同时,双腿猛地横扫。 “神龙摆尾!” 身在半空,林琅来不及变招,身体艰难的扭动,终是避开了要害,嘭的一声,林琅被百里龙鳞的神龙摆尾扫中,横飞出去数十步,撞到大堂墙壁上停了下来。 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林琅眼中战意升腾,拿起早先放于一旁的双锤。 “有意思,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本事,难怪能够打败武阳那个废物。不过,既然你逼我用上了锤法,你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 看到林琅拿起双锤,在座包括玄天在内都是并未阻止,无他,在东洛神州,修炼之人可以选择修炼不同的战技,有些战技需要兵器辅助,如剑法,刀法,戟法;而有些战技却时不需要兵器辅助,如掌法、拳法、爪法。不同的战技有不同的优势,并不是说借助兵器的战技就一定比不借助兵器的战技强。 所以,林琅握双锤只能说明他修炼了锤法,并不能说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试。 “巨石流星!” 林琅手提双锤,猛地扔出,双锤犹如天外陨石,直奔百里龙鳞而去,眨眼之间便是到了百里龙鳞近前。 ------------ 第七章 林飞出手  看着近在眼前的流星双锤,百里龙鳞自修炼以来首次感觉到了压力,一滴滴汗水从额头之上浮现而出。这双锤来势十分迅速,躲避显然是已经来不及,只能正面硬撼。 “猛龙过江!” 情急之下,百里龙鳞大喝一声,使出了以前修炼的神龙四式中最强大的一招猛龙过江,双手成掌,向前猛地推出,一声低低的龙吟随着这一掌的推出至大堂中响起。 “轰!” 双掌对上双锤,锤掌相交之处,一声巨大的轰鸣爆发开来,随后,一股气浪至其中向两旁扩散而出。 百里龙鳞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这股气浪冲击得直接飞出了医馆大堂。林琅在这股气浪的冲击下也并不好受,不过却是比百里龙鳞好了许多,仅仅是后退了十多步。 没想到这巨石流星的威力竟是比猛龙过江还要厉害,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百里龙鳞不禁有些感慨,这大宗门的弟子一般寻常修士确实是不一样。这林琅只是锻体境七重的修为,然而他使用的战技发挥出的威力却是比锻体境八重的武阳厉害了不只一筹。 拖着重伤的身体再次走进医馆大堂,百里龙鳞脑中飞速运转着,要如何才能赢得这一场比试的胜利,自己不能输,哪怕一次也不允许,一旦输了就意味着自己并不能做到最强,自己还有敌人,不能做到最强自己就有可能报不了仇。 既然如此,那就试一试那招吧,虽然只参悟出了些许,不过应该够了,眼中精芒一闪而过,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看着百里龙鳞嘴角带着鲜血从大堂外走了进来,林琅眼中的不屑更加强烈了几分。 “呵,你倒是不错,在青阳镇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是能够拥有地级战技,不过啊,遇到我算是你倒霉,我的流星锤法可是天级战技,所以你是可能战胜我的,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不要做无用的挣扎了,反正放弃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 没有理会林琅的不屑,百里龙鳞清楚,要自己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不光是有绝对不能放弃的理由,而且修道者,须时常怀一颗无畏之心,低头认输,便是屈于人下,一次认输,一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 随手将嘴角的血迹搽净,百里龙鳞在距离林琅三十米开外站定,那周身升腾而起的战意,仿若要化成实质。 “既然你非要战,那我就成全你!” 见百里龙鳞如此这般,林琅心中升起一股怒意,这厮好生不知好歹,随后这股怒意便是转化为一抹残忍的微笑在他脸上慢慢浮现,那是猎人看着瓮中之鳖的猎物时才有的笑容。 “天外陨铁!” 林琅纵身而起,双锤举过头顶,借助下落的重力,手握双锤,猛地砸将下来,这双锤如同天外陨石一般,锤上火光闪耀,向百里龙鳞疾驰而去。 此刻的百里龙鳞感觉自己就像站在大地仰望天空降落的流星一般,四周皆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锁,避无可避。深呼一口浊气,他缓缓闭上眼睛,身体一动不动,仿佛是吓傻了一般。 百里龙鳞这般样子,让林琅更加不屑,竟然被吓傻了,也不愧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井底之蛙,就只能在青阳镇这荒山野岭作威作福,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虽然心中不屑,不过林琅倒也并未真个放松,那手中双锤依旧威势不减的向百里龙鳞冲去,如果这一锤真的能够将百里龙鳞砸死,那是最好不过,也省得父亲今后麻烦。 比武中难免有意外发生,就算真个将百里龙鳞砸死,那天命也不好说些什么,并且,林琅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这天命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林琅一闪而过的杀意却是被闭着眼的百里龙鳞捕捉到,他心中顿时警惕,不过是一场比试,这林琅为何会心生杀意。 说时迟那时快,在这二人各怀心思之间,林琅的惊天一锤已经近在百里龙鳞眼前,眼看就要砸上他面门,若是真个被砸中,那必将是银瓶乍破水浆迸,脑袋开花,性命不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百里龙鳞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道精光至他眼中迸发而出。 “咯噔。” 百里龙鳞眼中的迸发的精光自然是被近在咫尺的林琅察觉,他心中咯噔一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至他脑海中疯狂的涌出,不行,必须退,尽快退! 然而,二人相距不过半米,林琅又是从空中落下,此时想退,谈何容易。 “潜龙在渊!” 一股宛如洪荒野兽般磅礴的力量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至百里龙鳞的双拳中喷薄而出,这股力量瞬间就是迎上了林琅砸将下来的瓮金双锤,以摧枯拉朽般的姿态将这双锤击飞而去,双锤冲破大堂屋顶不知去向,随后,这股力量去势不减,直冲林琅而去,眼看就要轰击在已经不知所措,满脸震惊之色的林琅身上,若是轰中,林琅可能真的会灰飞烟灭,不在人世留下丝毫痕迹。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林琅身后,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林飞,只见他一手将惊慌失措的林琅扔到一边,另一只手一指点出,那刚才还势不可挡力量在这一指面前瞬间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这一指之力化去潜龙在渊的力量后并未就此消失而是继续奔向此刻已经元力耗尽,精疲力竭的百里龙鳞而去。 暗道一声无耻,百里龙鳞却并未慌张,他很没风度的径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取出丹药,开始恢复元力。这八式合一后的潜龙在渊实在是太耗费元力,以他目前的参悟程度,施展出一次已经是极限,若是再来一次,他很有可能没被别人打死,反倒会被这潜龙在渊吸干元力而死。 那惊天的一指并没有轰击在百里龙鳞身上,当它距离百里龙鳞还有两米之时,上首的玄天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便是将那一指抹去,这一指经过了潜龙在渊的消耗,剩下的力量虽还不少,不过毕竟不是最佳状态,所以抵消起来并不费力,离元境三重的力量便是足以。 “林兄,你这是合意?” 玄天眼睛微眯,站起身来,一股王者的气质从他身上自然流露而出,他完全的愤怒了,这林飞竟然如此胆大,在他的眼皮子地下都敢如此放肆。 看着那一指之力被玄天解决,百里龙鳞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随后便是闭上双眼,不再理会,专心疗伤,恢复元力。 玄天身上不怒自威的王者之气让林飞一时之间心神失守,一种叫做恐惧的感情在他心中蔓延,他从未见过天生携带如此威势的人,那种感觉就像太监站在帝皇面前一般,虽然对方实力并不一定比自己强,但是那种上位者的气质却是让自己发自内心的恐惧。 眼神中一片迷乱,过了许久,林飞才是从这种恐惧中回过神来,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随后一股羞辱的怒意在他心中燃烧,这天命也就不过离元境三重的修为,只是比自己高出两个小境界,却是害得自己如此狼狈。 冷哼一声,林飞让一旁的随从背上魂不守舍,嘴里一直念叨着“怎么可能”的林琅,没有理会玄天的怒意和问话,径直向大堂外走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既然这天命只有离元境三重的修为,那自己也就不需要担心与他撕破脸了,虽然自己只有离元境一重的修为,不过有那位,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眼神阴翳,面上阴晴不定,许久,玄天散去了那已经凝聚在双手上的元力。灭掉林飞,对于他来说和捏是只蚂蚁一样简单,甚至比捏死只蚂蚁还要简单,不过他不能因此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这件事还是交给以后的百里龙鳞自己去解决吧,顺带也当是一次历练了。 随着林飞与玄天的不欢而散,大堂在座的各家族族长都是纷纷起身,向玄天抱拳请辞,最后大堂中就剩下了玄天、百里龙鳞和等众人都退出后才走进来的昔雨。 将手中一枚看起来卖相不错的丹药交给百里龙鳞,玄天便是走出了大堂。 “我要你连同我受的这份侮辱一起收回来。” 语气平淡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不过,听到这句话,百里龙鳞那紧闭的双眼却是猛地睁开,随后起身,对着玄天离去的方向恭敬一拜。 有压力才有动力,师父的用心,他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