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最后一千年  “只剩一千年了,浩劫即将来临之际,仙魔界不知能否安然度过!真是没想到,我竟然觉得活够了,想让浩劫早点来临!”虚空宫殿中传出一阵唏嘘声。 仙魔界仙界 “听说没有,寒冰仙宫最近一副好像要招收新弟子的样子,今天早上我还见寒冰仙宫的人给人检测天赋呢?”天行茶馆中有一个人对李天殇说。 李天殇是天行茶馆的常客,李天殇一脸的不相信。那人又说“你不信。”李天殇说道“你根本就不能信” 李天殇抿了一口茶继续说自己的困惑:“不对吧,我记得寒冰仙宫是十年招一次弟子,离下一次招弟子还有七年吧!仙宫宫主是个非常死板的人不可能轻易改变这条仙宫第一任宫主就定下来的规矩,据我所知,现任寒冰宫主是最敬佩第一任宫主的人,不大可能会去更改第一任宫主的规矩。” 那人又继续说道“你有所不知,这次寒冰仙宫是宫主亲自收弟子,并非寒冰仙宫收弟子,所以,漏洞就出现了,对了,寒冰宫主还说只收拥有这几样天赋的弟子。” 那人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并点着指头继续说道“一是至少三行体质(也就是三种属性的体质)上不封顶,二是努力,三是礼仪,四是智慧,五是毅力,六是勇气,七是拥有奉献精神。” “听起来好难啊,但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寒冰宫主,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弟子。”李天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再向你打听几件事,这个就归你了。”说着,李天殇拿出一块下品灵晶排到那人怀里。 那人看着“再向你打听几个事,这个就归你了。”说着,李天殇拿出一块下品灵晶(1极品灵晶=100上品灵晶=10000中品灵晶=100000000下品灵晶)拍到那人怀里。 那人看着灵晶,像是看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绝世美人,口里说着“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少来”李天殇问道“寒冰仙宫首席大弟子是最强的吧!” 那人答到“确实,那人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七长老了。” 李天殇又问道“那个首席大弟子叫什么?是谁的弟子?还有进入寒冰仙宫至少需要什么实力?” 那人答到“首席大弟子叫莫清璇,是个女弟子,她是二长老肖雨的弟子。至于进入寒冰仙宫至少需要锻体七层,这是平常的水准,如果有寒冰仙令的话,或许锻体四层就可以了,对了,如果你没有冰属性,是无法进入寒冰仙宫的,宫主弟子也必须有冰属性。” 李天殇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后就走出了天行茶馆。 李家 “父亲,寒冰仙宫到底有没有给我们家族发放寒冰仙令啊?”李天殇追问着李天翰。 “我都说了几十遍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强求不来的。再说了,就算是有,家族也只会在家族比武大会中给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小辈。再说了,你已经有了‘化体’大圆满的实力,不必去寒冰仙宫了!”李天翰说道。 “父亲,你有所不知,寒冰仙宫的宫主要招收弟子了,虽然我在仙凰宗得到了仙凰图腾印记,但是,不能让我的冰属性荒废下去不是么!所以,我才想得到寒冰仙宫的寒冰万仙图以参悟出寒冰万仙剑法。” 李天殇又遗憾地说道“只是可惜我只有双属性啊,一火一冰,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有把握觉醒雷之力量。时间不够啊!” 这时,李天翰问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是,光影之力算几个属性。” 我随口答道“两个,一个为光之力,一个为暗之力。怎么说呢,光与暗为宿敌之力,拥有其中之一,便可以推演出另一个力量的修炼之法。” 李天翰便对我说“儿子,再过三天,夏家的‘光影院’秘境就会开启,各个家族的年轻一代会进入秘境。里面应该可以参悟光影之力,再不济也要获取其中之一。” 李天殇惊讶道“父亲,这秘境几年开放一次啊。”“320年”“TNN的,赚了”李天殇爆了一句粗口。 “诶,对了,寒冰宫主是什么境界的”李天翰问道。“据我所知,应该是仙将后期吧。”李天殇充分发挥了他的信息垄聚能力。 “我现在只想知道寒冰宫主是男是女啊?”李天翰只能回报给李天殇一句“呵呵!”。 第二天李家总擂 今天无论是直系最强者李天殇所在的直系,还是旁系最强者李九雨所在的旁系,都将一视同仁。 李家裁判为李家执法堂最公正的李峰 李峰对着李家一众子弟说道“今天明天后天将会决出家族内进入光影院的三位李家子弟。这次切磋中,不许动用真气,只靠肉身。废话不多说,现在开始武功抢签。”其实抽签的签是用气元境的气元幻化而成的。 说着,李峰把一筒签掷上天空,大喝道“开始!”李天殇看向最高处的一个签,上面写着,旁系最强者李九雨。 李天殇纵身一跳激发仙凰图腾,在空中又跳了三四步,每一步都如同留下了一个小凤凰,不到一秒就抓住了写着李九雨的签。 随即,李九雨的名字被李峰点到, “李天殇,李九雨一号擂台。 ……二号擂台 ……三号擂台 ……四号擂台 ……” 李峰在抢签完毕之后,说道“现在,各位进入各自的擂台”。 李天殇和李九雨同时进入一号擂台。李天殇示意李九雨先出手。李九雨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李九雨贴身过来,上勾拳对着李天殇的下巴,李天殇,后退躲了过去,一记扫堂腿踢中了李九雨的的小腿,好在李九雨下盘稳固。 李九雨一记侧踢踢了过去,李天殇用手刀将李九雨的腿打了下去。李天殇对着李九雨又是一记扫堂腿,这次用尽全力扫,这次李九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李天殇准备乘胜追击,五指握拳对着李九雨的腹部即将打中之时,李九雨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而李天殇的拳头打在了擂台上。 李天殇和李九雨同时进攻,两人腿部扣在了一起。僵持了一会儿,李天殇将李九雨的脚扣翻,李九雨整个人在空中旋转720度后,再一次摔在地面上。 李峰过去看了看,说“一号擂台,李九雨淘汰。” ------------ 决出三强  “二号擂台,李文博对战李月华!战斗开始!”随着李峰的话音落下,李文博右手握拳就向李月华一记直拳冲去 ,李月华手掌化掌冲向李文博。 两人的拳掌在擂台中央相遇,李月华扣紧李文博的拳头,同时左腿抬起来踢向李文博的右肋。 李文博急忙后退,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自己的右肋,对着李月华说“体术不错,看起来你是专修一腿破万武。不得不说,你这一腿还挺疼!” “接下来,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李文博在心里说道。 说着,李文博将一身力量汇聚于右臂之上。瞬间李文博的右臂上的青筋暴起,看上去煞是惊人。 李月华先发制人,一记飞踢踢向了李文博,李文博将下身以扎马步稳定,两臂交叉放于胸前,右臂在外,左臂在内。 李月华飞踢已至,重重地踢在李文博的交叉防御右臂上。待冲力已无之时,防御内侧的左臂抓住李月华的脚腕。狠狠地摔到地上。 李月华鲤鱼打挺起来,迅速后退,李文博贴身而上,右肘磕向李月华的胸口,李月华双手用力挡住李文博的右肘,李文博又将胳膊用力伸直,狠狠打向李月华的右肋。 李月华左倒去,李文博的右腿扫向李月华的左肋。李月华又向右倒去,李文博左腿又扫向李月华的右肋。在空中翻了几圈倒在擂台外。 “二号擂台,李月华淘汰,李文博,胜!”李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三号擂台,李凯淘汰,李志鹏,胜!” “四号擂台,李骄阳淘汰,李灵儿,胜!” “五号擂台,李宇淘汰,李离,胜!” ………… “现在进入复活赛!”李峰说道。 ………… “李九雨复活” “现在进入三强争夺赛。李天殇对战李志鹏,李九雨对战李文博,李灵儿对战李离,三强争夺战为兵器战,即可以使用武器,依旧不可以使用真气,且点到即止。开始!” 一阵哗然,谁都知道,李灵儿和李离的武功可谓是天壤之别,李离可以很轻松的秒杀李灵儿。 李天殇选择了一柄画杆方天戟,李天殇拥有一本由太上老祖赐予的《方天万化戟法》。现在李天殇的戟法已经出神入化。 而他的对手李志鹏选择的是一把嗜血狂刀。李志鹏的《狂觉炼狱刀法》也已登堂入室。 擂台上 李天殇与李志鹏面对面站立。李志鹏首先出招,大喝道“第一式,炼狱镇魔刀。” 李天殇一眼看穿李志鹏的缺陷,戟指李志鹏的咽喉,李志鹏一刀挥下想要斩开画杆方天戟。 却不料自己的虎口被震的发麻。李天殇催动仙凰图腾,瞬间来到李志鹏的面前,依旧戟指咽喉。 “我……我……我认输!”李志鹏言语里充满了不甘与无奈。 李九雨选择的是一柄长剑。李九雨的剑法奥义为一剑破万法,剑法为《太虚剑法》。 李文博则选择了粗暴野蛮的拳套,拳法奥义为一力降十会,拳法为《白虎战拳》 李九雨的《太虚剑法》对于李文博的《白虎战御拳》有着速度的压制。李九雨娇喝道“太虚剑法第一式,太虚一字斩!” 说着,从李九雨的剑上发出一道一字剑波。“白虎战拳,白虎破灭拳”李文博整个人冲向了李九雨。 冲刺中,右拳助力,发出破空声。“白虎破灭拳”在击打到太虚一字斩后,太虚一字斩瞬间消散。 甚至有一部分化为“白虎破灭拳”的力量继续向李九雨攻来。 李文博的“白虎破灭拳”临至李九雨面前时,李九雨反身用剑一挡。反震力使李九雨虎口发疼。李九雨心想:不可力敌,只可智取。 李九雨开始了游击作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一会儿,李文博就伤痕累累。 李九雨娇喝道“太虚剑法第十式,万剑归虚”说着,在李九雨的周围布满了“幻剑(即剑气幻化而成的剑)”。 随着一声娇喝“万剑归虚,合并一剑,从天而降,破灭虚空。万剑,杀!” 说着,包裹在李九雨周围的万剑,从各个不同的方位杀向李文博,李文博怒喝一声“不要小看我啊!白虎御拳第十二式,白虎金刚甲。” 李文博站在原地,在经受了几千剑后依旧岿然不动。 在第一万剑时,所有的“幻剑”聚合一剑,从天杀向李文博。霎时,“白虎金刚甲”破碎了,聚合幻剑只是稍稍停留了一下,威势不减的杀向李文博。 李文博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剑气在体内肆虐。连忙说道“我认输!” 李峰的声音又传入众人之耳“这一场,李九雨胜出。请李灵儿与李离准备上场。” 李灵儿选择的武器是死神镰刀,李离使用的是一杆豪龙胆。 李离一贯的思想就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所以他最喜长枪。 而这一次,李离的思想怕是用不到了,死神镰刀和豪龙胆的长度差不多长。 李离和李灵儿先后入场。李离枪指李灵儿,李灵儿则抱胸看着李离的豪龙胆。李离开口道“我比你长一岁,应当让你先出招!” 李灵儿笑道“那小女子就恭谨不如从命了!接招吧李离,死神觉醒,新月之斩。” 一道镰刀斩波冲向李离,李离低吟一声“龙狱囚”李离将豪龙胆的枪尖推向新月之斩。 刚一触碰到,一阵龙吟响起,从豪龙胆上出来的龙变成了一个龙狱,李灵儿的新月之斩,化成了龙狱新月。 李离倒拿豪龙胆,用枪尾将李灵儿的新月之斩打了回去,重重的打在李灵儿的身上。李灵儿直接吐出一口血。接着倒地昏迷。 李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去往光影院的三人已经决出,分别是李天殇,李九雨,李离,三日后,再在此会和,去往光影院。” 李天殇府 “诶呦不错哦!,我儿果然是第一,其实你不用打的,毕竟你已经被内定好了,只是走个过场。”李天翰说道。 “纳尼?,老子拼死拼活得了第一,你给我说这是过场,骗鬼啊你!”李天殇骂骂咧咧道。 “拼死拼活,真是笑掉大牙,就在那耍个帅,找个弱点,用用力,就是拼死拼活,真不知道,李九雨和李志鹏的战斗是什么了,殊死搏斗吗?”李天翰讽刺道。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李天殇这话只能在心里说了。